“任龙,你少在这血口喷人!”

无相公子冷喝一声,道。

既然自己的人平安归来,也就放心了。

“如果我是你,现在就赶紧进去把人找回来!”

无相公子冷哼一声。

说完后,挥了挥手,转身就要离开。

“站住!”

任龙浑身气势,轰轰爆发,镇压一切。

“今天,谁都不能走!”

一下子,杀机涌动,群情激奋。

两方人马,开始对峙起来。

这回与之前不一样,明显是来真的了。

春天的发生

特别是任家武者,一个杀机暴涨,像是要大开杀戒的样子。

“怎么?任龙,你想把我们都留下?”

无相公子双眼微眯,目中闪过一抹冷芒。

“没错,今天你们太虚楼要么交出侯三多,要么就都把命留下来!”

任龙一步踏出,气势滚滚,轰鸣九天。

“做梦!”

无相公子大喝一声,浑身灵气,咆哮而出,立刻挡住对方的威压。

大战,一触即发。

轰!

可就在这时,祭坛内,赫然传来一道破空声。

紧接着,有道年迈的身影飞了出来。

“嗯……铁大师?”

任龙心神一震,立刻收手,转身间,看向那祭坛内飞出的人影。

那人影,一步走出,负手而立,目光冷傲,扫了四周一眼。

只是,轻轻嗯哼了一声。

“啧啧……真不愧是传说中的阵法天师,这份气度,当真不凡!”

“铁大师乃是咱们大秦帝国阵道的领军人物,我等能一睹尊容,真是荣幸啊!”

“拜见铁大师!”

“拜见铁大师!拜见铁大师!”

……

众人脸色恭敬,纷纷行礼。

“什么?任家竟然把这老家伙派进来了,他们在祭坛内到底收获了何物?”

无相公子站在一旁,心神轰鸣,忍不住猜测起来。

这时候,他目光一闪,朝着侯三多看了过去,露出询问之意。

侯三多没说什么。

只是示意他不要着急,看下去,一切便知。

“铁大师,您平安归来就好!”

任龙终于松了口气,道。

铁甲子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反而是转身朝着祭坛看了去。

“大师,祭坛内还有人吗?那件东西是否拿到了?”

任龙心底充满疑惑,追问道。

眼前这位铁大师的表现,太让人怪异了。

可谁知,铁甲子理都没理他。

反而是来到祭坛旁。

躬身低腰。

扯了扯嗓子。

“恭迎主公!”

铁甲子脸色收起所有的傲然,变得谦卑起来。

特别是那一句‘主公’,喊得心悦臣服。

众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脑海内掀起无尽轰鸣,惊雷滚滚。

“什么?主公?”

“啊……铁大师竟然认人为主了?”

“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把铁大师收服了?”

众人心神发颤,纷纷露出好奇之色。

包括任家的武者,也是无法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这……这怎么可能?”

任龙浑身一僵,傻眼了。

那位平日里总是高高在上的铁大

师,竟然也有卑躬屈膝的时候。

可是对方口中的‘主公’,到底是谁?

众人一脸疑惑的看着祭坛出口。

那里,突然出现一道人影。

有个白衣少年,脸上充满了淡然之色,不急不缓,走了出来。

无相公子看到这人影,双眼一缩。

不只是他,还有任家武者,也是一个个脸色猛变。

“什么?是你!”

任龙睁大了眼,死死盯着那个白衣男子。

“苏辰!”

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传了开来。

祭坛附近,气氛紧张到了极致。

可来人,却脸上充满了轻松之色。

“还不错,渐渐有点做下人的样子了!”

苏辰走了出来,拍了拍铁甲子的肩膀,淡声道。

“主公放心,我……我指日誓心,唯您是从!”

铁甲子脸色有些红润,想要拍马屁,可又有些词穷。

四周,寂静无声。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