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门,难道真的就放任这顾庭玉不管吗!”

“对啊,师父,你也不是没看出来,这顾庭玉太过高狂且目中无人,连王医师都未曾放在眼中,好歹王医师也算是我惊世堂的劳苦功臣,他一晚辈应当礼仪相待吧。”李青云不爽的说道,一脸委屈的表情。

王一手并未说话,静静的走着。

“师父,刚才您为何拦着我,不让我与他斗医。”

“还嫌输得不难看吗?”王一手冷冰冰的说道。

“师,师父.这,这主要是涉及到巫医方面,弟子疏忽了。若来一场真正的医斗,我肯定不会输给他的。”李青云信誓旦旦的说道。

王德虎也是点头附和道:“对,掌门,青云的医术你不是不了解,那顾庭玉也不过是钻了巫医这个空子。”

王一手摇了摇头:“时机未到。师兄还在这里,显然刚才顾庭玉施展的医术引起了师兄的注意,若是继续比斗,师兄肯定会留下来主持的。”

他需要的是十足的把握,若没有十足把握的话,那是绝对不能再去做了。

倘若,李青云信誓旦旦的对人家挑衅,然后又被完虐一次,岂不太丢人了。

好歹,李青云也是他王一手的关门弟子。

“日子还长,不可急。”王一手轻描淡写的说了句,然后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离开便好。

铁轨上的清纯天使

王一手对顾庭玉并没有那么大的敌意,充其量就是感觉这小子有点锋芒毕露,可以适当的为他磨合磨合。

但王德虎和李青云则不会这样认为了,在他们看来恨不得要顾庭玉死在眼前才好。

夜半星光,李青云这一天过得真的非常煎熬。

自从下午顾庭玉正式成为惊世堂的医师之后,他便无所事事的在堂中转悠,转悠着就凑巧的遇到了李青云。

恰好,李青云曾说过若是输给顾庭玉,那便每次见到顾庭玉都要鞠躬尊称其为医师。

很不巧,他们下午整整‘偶遇’了不下十次!

每每想起顾庭玉那丑恶的嘴脸,李青云就感觉肝疼。

“呀,这不是天才弟子李青云嘛,真是好巧呦。”

“哎呦喂,青云小兄弟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直和我偶遇呢?”

“乖,喊声医师鞠个躬看看”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垂涎我的美色,告诉你哦,本医师可是钢铁直男,休想一直尾随跟踪我。”

李青云濒临崩溃,每次见到顾庭玉,那个家伙都要冷嘲热讽一番,简直不要碧莲。

“舅舅,这顾庭玉实在是欺人太甚,哪儿有这样对人的。”李青云像一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孩子,可偏偏这种委屈还是他自作自受。

王德虎老脸一红,把自己外甥害成这样他也有责任在其中。

“青云,你且忍耐一下,一手掌门已经说了,明日龙老前辈便会离开蓉城,到时候私底下的事情就还交由我处理。”王德虎解释道。

“可,可舅舅,那个不要碧莲也是一位医师,论辈分肯定是高我一头。”李青云叹息道。

其实,他贵为掌门王一手的关门弟子,在蓉城惊世堂辈分算是极高的,一般的医师见到他都要礼让三分,没想到偏偏惊世堂来了这么一位不要碧莲!

可恶可恶啊。

天生他奇才李青云,何苦还要在派下一个无耻的顾庭玉来专门折磨他呢。

这才短短半天,这家伙就让自己当众为其鞠躬十数次,再遥想下明天、后天、大后天可要怎么活啊。

“舅舅,我真的受不了这个混蛋了,迟早我会被他逼疯的。”李青云抱怨道。

王德虎叹了口气:“你放心,明天我给他安排些低端的差事,让他没空去打扰你,而且我与王掌门谈过,过几日便准备一次医斗大会,一是为了挫挫这个顾庭玉的锋芒,第二个便是让你占了他医师的位子。”

“真的?”李青云一脸憧憬的表情。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