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视线放在她的手上,魅瞳一紧,握住她的手臂,抬起来,诧异道“你的手怎么回事?小指呢,去哪里了?”

白雅不动声色的收回手,“为有些错误买单了,一根小指,让我看清楚一个现实,很值。”

“顾天航?苏正?苏筱灵?谁干的。”苏桀然猜测的问道。

“谁干的都改变不了结果了,我有事,一会再联系。”白雅经过苏桀然,走进了电梯。

苏桀然看着电梯在他的面前关上,城府极深的眼中掠过一道痛色。

他和白雅结婚三年。

他曾经想着要千方百计的伤害她,让她痛苦。

看着她难过,他有一种变态的爽快。

因为她是邢霸川的女儿。

但是现在,他看着她被别人伤的那么重,心里有非常恼火。

他想把那个人找出来,砍掉那个人十只手指。

白雅,只能他一个人欺负。

像邓家佳的运动型少女气质清纯唯美写真

白雅进了邢霸川的办公室。

邢霸川并不友善的瞪着白雅,坐在权利的宝座上,下颔瞟了一眼对面的位置。

白雅不卑不吭的走过去,拉开椅子,在邢霸川的面前坐下。

“很好,跟我玩心理战?”邢霸川阴森森的质问道,审视着白雅的脸色。

白雅笑了。

她这周被绑架了。

原本约好让邢霸川两天内给答复的。

这两天内邢霸川想了无数种办法,无数种可能性。

他并没有决定接受她。

但是她突然的失踪,谁都不知道她在哪里。

他多疑。

他担心她去投靠了他的对手。

他的对手很多,他猜测着白雅会投靠他哪个对手。

他们会这么对付他。

他想了很多很多种可能性。

他过去做的那些错事,让他惶惶不可终日,越想越害怕。

白雅失踪了七天,他失眠了七天。

想来想去,与其多一个强大的敌人,不如多一个强大的帮手吧。

“爸爸,你心里战后的结果是什么?”白雅问道。

“我想知道你的目的,我怎么确定你不是想要害我,毕竟我伤害过你的母亲。”邢霸川防备的盯着白雅。

“白冰是我的母亲,你也是我的父亲,你们都是我的亲人。

你伤害过我的母亲,我的母亲也伤害过我。

当年如果不是隔壁人家救了我,我早就被白冰杀了。

这么多年,我过的很辛苦。

工作的压力,生活的压力,婚姻的压力,已经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了。

我想过好的生活。

想来想去,也只有爸爸能够让我过好的生活。

我为什么要害你?

我不傻,害你,等于害我自己,我不仅不会害你,我还会帮助你。

爸爸,瑾年是你的女儿,我也是。”白雅的语气轻柔了下来。

“行。”邢霸川被白雅说服了,“你常阿姨已经同意让你回来了,你想要去纪委工作,笔试靠你自己,面试我打过招呼。”

“我会打一个漂亮的仗。”白雅站起来。

“我警告你,不要给我耍花样,我能给你优越的生活,我也能毁灭你优越的身后。”邢霸川警告的说道。

“我现在回去收拾行李,晚上见,爸爸。”白雅转过身,只留下一道清冷的背影。

她从电梯出来,她没有想到苏桀然还在楼下等她。

她朝着苏桀然走过去。

“谁砍掉你的手的?”苏桀然冷声问道。

白雅望着苏桀然。

他的表情很严肃,眼睛中倒映出两个小小的她。

“要为我出头啊?”白雅反问道。

苏桀然勾起嘴角,邪魅万分,“你觉得呢,我苏桀然的前妻还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呵。”白雅嗤笑一声。

她还真不相信他会替她出头,不过是哄哄小女孩的花言巧语。

她现在,已经不是小女孩了。

“苏,筱灵。”白雅说出这三个字,转过身,朝着大门口走去。

“不是说要请我喝咖啡吗?”苏桀然对着白雅的背影说道。

白雅头也没有回。

苏桀然追上去,握住她的手臂,几分烦躁,命令道“你已经欠我六小时了,现在必须和我去喝咖啡。”

“我怎么欠你六小时了?”白雅双手环胸问道。

苏桀然拧起眉头,眼中不悦,“白雅,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在跟我装糊涂吗?”

“苏先生,我和你的口头协议,我不想遵守了,我突然觉得,我好像没有必要遵守。”白雅懒散的说道。

“你就不怕我把刘爽的录像出去?”苏桀然警告道,目光锋锐的审视着她。

白雅耸了耸肩。

“吧,随便,你了,说不定刘爽能够成为太子妃,我有一个太子妃的朋友,多有面子。”白雅没心没肺的扬起笑容。

“沈亦衍在外面很多女人,你真的要把你朋友把火堆里推吗?”苏桀然不淡定的看着白雅。

他觉得,现在的白雅就像是带刺的玫瑰,非常的妖冶,冷艳,却也带着锋芒。

“别的男人就不是火堆了吗?”白雅反问。

“与其,要一个随时会变心的男人,不如要一个永恒不变的权利,你尽管把录像出去。”白雅靠近苏桀然。

苏桀然不自觉的,往后推开了一点。

她身上锋芒太重。

“爽妞这个人嫉恶如仇,她如果以后的日子过的好,或许会放过你,但是,”白雅眼神犀利起来,锁着苏桀然,警告道“如果她以后的日子过的不好,总统就殿下一个儿子,刘爽迟早会成为我国第一夫人,你猜,她会怎么整死你?”

苏桀然沉默了。

他知道白雅口才很好,以前也经常被她气的无话说。

但是,现在的白雅, 凌厉,锋锐,一颦一笑又勾人心魂,更带着谜一样的魅惑。

他好像,已经沉浸在她菠若秋水的眼中,无法自拔。

白雅看他不说话。

“祝你好运,苏先生。”她转过身,朝着外面走去。

苏桀然定定的站在原地。

他后悔离婚了,怎么办?

白雅回到了刘爽那里,刘爽还在家里,定定的坐在沙上。

她看到白雅回来,立马站起来,担忧的看着白雅。

白雅她赌,赌苏桀然不会出刘爽的录像。

只是,以后不知道还会不会牵连到刘爽。

她也必须和刘爽划清界限了。

“我走了。”白雅说道。

刘爽红着眼圈,点了点头。“加油。”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