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婉撩过脸侧的头,妩媚的好像丛林中的精灵,缥缈的眼神看向黑妹,确定的说道“6博林这个人不笨,他知道说什么可能是别人想听的,但是他的嘴里没有多少是真话,即便有关于邢不霍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会知道?你跟他说,我不想听,只想休息,让他也回去好好休息,等我空了,会联系他。”

黑妹拧起眉头,不解了,“为什么联系他啊,他对你的心思不简单,我都看出来了。”

穆婉微微一笑,几分自嘲,简单地说道“因为他有利用价值。”

“嗯?”

“我一个朋友教我,他说,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利益越深,交往的也就越紧密,这便是人性,销售员因为要卖给某领导东西,会经常联系,某领导调走了,去了不重要的岗位,又有多少销售员还联系他。”穆婉轻柔的说道。

她的这个朋友,就是邢不霍。

“作为当局者,要做的是,把对方利用到极致,也要留点东西给别人利用。”穆婉继续说道。

黑妹听不懂了,“我知道,反正夫人说的都是对的,我现在出去回绝那个渣男。”

黑妹一蹦一跳的出去,穆婉重新躺在了床上,看向窗外。

今天的天不好,看起来阴阴的,好像要下雨那般。

她闭上了眼睛,一切等她睡醒再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依稀的听到外面有些声音,不想醒过来,翻个身,继续睡。

小菇凉户外公路高清写真

“你是想要一直睡到明天早上了吗?”项上聿戏谑的声音响起。

她猛的惊醒,睁开眼睛,看向项上聿。

她吩咐过黑妹,谁都不要放进来,“你怎么进来的?”

“你那个丫鬟身手很好,头脑有点简单,我找人给她弄了点事,她就傻乎乎的追出去了。”项上聿解释道。

穆婉捂着被子坐起来,“她毕竟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你十几岁的时候,已经让我父母很头疼了。”项上聿在她的床上坐下来。

“是吗,看来你父母应该很厌恶我,上聿,我口渴,能帮我倒点水吗?”穆婉想要支开他。

项上聿勾起嘴角,低头,堵住了她的嘴唇。

穆婉吓了一跳,往后退开,“你这是干嘛,欺负我啊?”

“不是说你口渴吗?你想吸多少,吸多少?”项上聿邪佞的说道。

穆婉胃里犯恶,从床上起来。

项上聿搂住了她的腰,把她禁锢在他的怀里,声音沙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