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竟然是在借助我的沧澜剑诀突破修为,你,你哪来这么大的勇气。”

木君王惊道,他实在是被云逸的胆子给吓住了,沧澜剑诀何等恐怖,七式齐出,就连六重灵皇也得玩完。

云逸竟然敢借助沧澜剑诀来突破修为,简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换做是他,就算是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做如此疯狂之举。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稍有不慎,小命可就没了。

可结果云逸不仅没事,反而成功的突破了修为,实在是让他难以置信。

“好了,你的作用也没了,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云逸站了起来,突破了修为之后,这沧澜剑诀对他的影响仍旧巨大,不愧是木君王最后用来压箱底的手段,七式齐出,他也是倍感压力。

不过,这手段虽强,可是想要困住自己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做个了断?不错,是该做个了断了。不要以为你突破到了三重灵皇巅峰境界,就能够无视我的沧澜剑诀了?你想的太天真了,今天谁也救不了你。”

木君王冷道,云逸虽然突破了修为,但沧澜剑诀的威力仍在,它最大的特点就是连绵不绝。

消耗虽然不小,可是也仅是在打出的时候,打出之后,它们就会连为一体,借助天地之力对敌,根本不需要他消耗任何力量。

换句话说,只要自己愿意,耗也能将云逸耗死。

花颜小女纯纯的夏季风采

“真龙大手印。”

云逸的目的已经达到,所以,没他没有兴趣跟木君王纠缠下去了,直接便是一声断喝,打出真龙大手印。

霎时间,一道红、黑、紫、蓝四色龙爪在云逸的右手上浮现出来,立刻朝着巨浪轰击而去。

可怕的力量宣泄而出,如狂风扫落叶一般,摧古拉朽,瞬间便将木君王的沧澜剑诀震碎。

沧澜剑诀是很厉害,但在四种灵力融合的一击之下,也被动挨打的份。

“什么,噗……”

木君王大惊失色,话还没说完,便受到了反噬,直接便是一口逆血喷了出来,可是他的目光却自始至终也没有从云逸的身上离开。

四种灵力融合,云逸竟然真的做到了。

换句话说,他之前就已经有了战胜自己的实力,之所以没有动手,就是想要借助自己来突破修为。

自己是什么人,地榜第一的天才,如今更是突破到了六重灵皇之境,战力滔天,竟然从一开始,就被云逸当成了陪练。

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可令他无法接受的是,他突然现,自己连找回场子的实力都没有了。

四种灵力融合所挥出来的威力,已经出了自己现在所能够承受的范围,他根本想不出任何能够破解的办法。

“黑风,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凌钧也是瞪大了眼睛,四种灵力融合到一起,简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他还从未听说过玄域之中有人能够做到这一步。

现在回想起来,他才知道,黑风之所以不紧张,完是因为他知道云逸有这样绝杀的手段。

如果他一开始就知道的话,恐怕也跟黑风一样,稳坐钓鱼台了。

“本王是知道,而且本王也早就跟你说不用担心,是你自己不信,反倒怪起本王了,是何道理。”

黑风瞥了凌钧一眼道。

“你要是早告诉我这些,我也就不用跟着担心了。”

凌钧道,这家伙什么都没告诉自己,现在还反过来倒打一耙,真是过分。

“我没告诉你吗,不对,我告诉你了,肯定是你记错了。”

黑风道,现在他心情不错,云逸成功突破,这场战斗也就没有继续选取的必要了。

在他两人斗嘴的时候,云逸已经来到了木君王的身边,眼神冰冷地看着他。

“你想杀我?”

木君王面色不变,虽然现在这个结果与他预想的不同,可对于死,他并不害怕。

在得知他弟弟和叔叔被杀,天底下自己一个亲人都没有了的时候,他的心就已经跟着死了。

木君王也知道,此次之后,他基本上就没有报仇的机会了。

“你认为呢?”

云逸冷着脸道,对对待敌人,他从不手软,尤其是想要杀自己的人。

“云逸,你不要胡来,现在是两域大比期间,你杀了他,就是在这就是公然违反规则,而且,云水宗更是不会放过你的。”

凌钧自然明白木君王的意图,生怕云逸冲动,赶忙提醒道。

“呵呵,或许你不知道,你们天云阁的众弟子身上,都有我留下的灵力,包括你在内。”

木君王指着凌钧道“只要我一个念头,你们就会身异处,你信不信?”

凌钧说的不错,自己现在确实是一心求死,只要自己死在云逸的手上,那么即便没有用自己,他的大仇也能得报。

先,云逸杀害自己,本身就是公然违反两域大比的规则,残杀同域弟子。

即使不死,云水宗也肯定会倾一宗之力追杀。

那时候,云逸,舅算是有三头六臂,也将难逃一死。

“我不信。”

凌钧当然不会相信,他已经检查过自己的身体,根本没有水灵力的气息。

在他看来,木君王自知报仇无望,所以才编造了这个借口,想要逼云逸杀他。

他一旦死在云逸的手上,无异于将云逸推上了公然挑衅玄域各大势力的风口浪尖。

到了那个时候,云逸不仅需要承受来自各大门派的声音,还要提防云水宗的报复。

可谓是一石数鸟之计。

“锁。”

木君王没有解释,直接吐出了这个字,下一刻,一道水灵力凭空出现,直接锁住了凌钧的咽喉。

“云逸,你只有十息的时间考虑,十息之内,如果我不死,那他就得死,我死,他才能活,你选择吧。”

木君王面色狰狞地看着云逸道,他倒要看看,云逸在这个时候会怎么选择。

是选择牺牲凌钧保他自己,还是选择杀死自己,承受自己为他准备的大礼包。

“你个疯子。”

凌钧没想到这个木君王竟然如此疯狂,为了报仇,甚至连自己的姓名都可以不顾。

“不用考虑。”

云逸上去便是一剑,一道寒光从木君王的脖子间穿过,整个人也定格在了原地。

清风徐来,一颗硕大的头颅沦落到凌钧的脚下。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