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桀然微微扬起嘴角。

她在这,就好。

“你休息吧,很晚了,有事明天再说,我就在门外,有事可以找我。”苏桀然妥协了,朝着门外走去,顺手,帮白雅关上了门。

她像是一只斗败了的公鸡一般,垂下了肩膀,无力的坐到了沙上,目光却坚定的看着前方,

人生,本来就是充满了赌博,赌赢了,皆大欢喜,赌输了,从头再来。

她倒在了沙上,休息了一会,锁住了门,走进浴室,重新洗了澡,洗了衣服,躺到床上去的时候已经是凌晨的三点了。

她躺在床上,脑子里闪过的是刚才和顾凌擎做的那一幕,视线越来越缥缈,闭上了眼睛。

她得睡觉,明天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她必须拥有十二分的精神。

一直睡到了上午十点二十,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看是刘爽的来电显示,顿了顿,接听,“爽妞。”

“小白,你现在在哪里啊?能和我见一面吗?”刘爽烦躁道。

“我现在在金源市,怎么了?”白雅担心道。

简约清新牛仔裤女生午后淋雨图片

“你还记得上次,我们一起去女子俱乐部吗?我不是被人那个什么了吗?”

“记得,找到那个男人是谁了?”白雅猜测道。

“没有,不过,我怀孕了。”刘爽无语道。

“什么?”白雅震惊,坐了起来,“你事后没有吃药?我不是让你去检查的吗?”

“我去检查了,没什么问题,我看那个男人一直是做防护措施的,他做了那么多防护措施,我想着吃药伤身体,就没有吃避孕药,我没有想到还有漏之鱼。”刘爽迷惘,叹了一口气。

“爽妞,你听我说,你现在没有男朋友也没有结婚,生下这个孩子会惹人非议,也会毁掉自己,孩子不能留。”白雅凝重的说道。

刘爽那边沉默着。

白雅看出来了,刘爽在犹豫。

犹豫是因为,她其实有自己的想法,只是,自己还没有完的确定。

她想得到的答案是和她想法一致的,当不是的时候,才会沉默。

白雅着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从床上起来,走到窗口,凝重道“爽妞,你未婚先孕,在档案里会是一辈子的污点,你连军区的位置都保不住。”

“我以后再学习学习,回去做妇产科医生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爸爸是院长。”刘爽轻声道。

“但你的孩子是黑户,上不了户口的,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