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这一刻,虚空不断有爆鸣声炸响。

可以看到,随着千手古佛法相一拳又一拳不断轰出,那虚空中央浮现而出的黑色光点变得越来越大,最终化为一个直径丈许大小的黑色空洞。

不过空洞的另一端并非漆黑一片,而是充满了各种光怪陆离的场景,隐约可以看到各种山河画面从中飞闪而过,疑似东华大陆北域某片区域。

“还不快进去,我们可支撑不了多久。”黑色空洞方一成形,羽化真君便迫不及待的高喊道。

在场十大仙道门派修士闻言,当即不敢怠慢的按照此前定下的顺序,一批批飞入那黑色空洞内。

其中段辰所在的北源仙宫队伍,排在前半段的位置,前面是九山海和万佛宗的弟子,后面则跟着天悬寺等其他十大仙道门派修士。

一行人有条不紊的依次飞入黑色空洞后,跟着还未看清黑色空洞的内部情形,就在一阵天旋地转中的传送离开,就此消失不见了。

唰!

整个空间通道传送的时间并不长,仅仅不过数十息,一行人就从上古战场传送到了一片鸟语花香之地。

放眼望去,只见头顶的天空一片蔚蓝,万里无云,而周围则是一片桃花盛开的丘陵地带,再远一些,便是长满各种植被的青翠大山了。

很显然,这是一片和上古战场完处在不同空间的区域,疑似东华大陆北域某一地,只不过到底是哪里,段辰暂时还没有看出来。

花仙子的唯美朦胧写真

“嗯?”忽然,段辰感应到自己原本放在储物戒内的北源仙宫外宫弟子令牌,突然间收到了上千道传讯,不由面露一丝惊讶。

“我离开北域也不过才三五年,怎么突然间就收到这么多道传讯?”段辰心中疑惑。

他却是不知道,在他失踪的这几年时间里,有许多人都给他传过讯息,只是他当时并不在北域,令牌无法接受这些讯息,因此这些传讯都积压了下来。

这就好比凡俗飞鸽传信,如果暂时找不到本人,这些信件就会被封存积压在某一信馆,直到本人出现为止。

段辰如今遇到的情况就是如此。

不过他虽然不清楚北源仙宫的传讯模式,但对此也不是很在意,直接透过外宫弟子令牌,将收到的讯息一一进行查看。

其中师尊荒天王传讯三次,大师兄传讯五次,二师兄传讯两次,三师姐传讯三次,四师兄……

除此之外,太虚真人传讯一次,太妙真人传讯两次,李慕白传讯三次,诸葛玄霜传讯十二次,南宫瑶传讯九百三十二次……

密密麻麻的讯息,让段辰看了都有些发蒙。

其中荒天王的传讯内容很简单:“速回消息!”

大师兄皇甫山的传讯内容则是:“小师弟,如果你能收到我的消息,请务必第一时间联系我,大伙都很担心你的安危。”

类似的消息还有很多,如太虚真人、太妙真人等,诸葛玄霜的十二次传讯亦是如此,只是一次比一次焦急,显然长时间联系不上段辰,让她心中充满了担忧。

至于南宫瑶……飞扬

当段辰看到南宫瑶传来的足足九百三十二道传讯时,心中不由一沉。

看得出来,这些传讯几乎是从他失踪没多久后,就几乎以每天一道的速度传过来,有时候偶尔隔上两三天,但最长也不会超过七天,而且每一道传讯的内容都不一样。

“段大哥,你现在在哪?我听老祖说你们任务失败,许多人都陨落失踪了,我很担心你。”

“段大哥,你已经一天没有回我的传讯了,难道你真的出事了吗?”

“段大哥,我今天打听过了,其他人传给你的讯息也没有收到回复,他们都说你可能已经战死了,但是我不相信,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

“段大哥,今天是你失联的第三十六天,也不知道是谁在传,现如今整个外宫不少弟子都知道你已经失踪了。”

“段大哥,今天我们逆仙盟遇到了一点麻烦,我真没想到,你失踪的消息才刚传出不久,就有外宫势力敢上门找茬。”

“段大哥,今天又有弟子退出我们逆仙盟了,不过人各有志,他们要走,我也不想强留,随他们去吧。”

……

一道道传讯,就仿佛传记一般,记载着南宫瑶这几年来的点点滴滴。

有初闻段辰失踪时的担惊受怕,有逆仙盟遭到外宫其他势力打压的气愤不甘,也有自身突破到金丹期的喜悦。

段辰看着看着,不觉感同身受,心里有些沉甸甸的。

“麻烦了,想不到我这一失踪,竟然给逆仙盟带来了这么多麻烦。幸好,幸好瑶儿和慕白他们相继突破金丹,这才扛了过来。”段辰心中一阵自责,同时也怀疑在背后打压逆仙盟的,会不会就是太冲真人。

念及此处,段辰不由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赤火散人,旋即不动声色的移开了目光。

“哼,不管是谁,这笔账我们以后再慢慢算,当务之急,还是先联系瑶儿和玄霜她们,免得让她们担心。”段辰心中一动,当即透过外宫弟子令牌,开始联系诸葛玄霜和南宫瑶。

结果诸葛玄霜和南宫瑶不知道是在修炼,还是另有要事处理无暇分心,竟然都没有回复他的传讯。

段辰无奈之下,只好先联系自己的师尊荒天王。

这一次,总算没有出任何问题。

……

遥远的大荒王朝,青山城内某一间静室,原本正在修炼的荒天王,忽然面色有些古怪的睁开了眼睛,跟着手掌一翻,便取出了自己的外宫长老令牌。

“师尊,弟子回来了。”令牌内,段辰的声音传出,回荡在静室内。

“回来就好。”荒天王笑道,透过手中的令牌传音:“你失踪这么多年才传讯回来,看来遇到的麻烦不小,和我说说,你这些年都去哪了。”

“是。”

段辰点头,旋即将自己这些年在东域以及上古战场的一些经历简单说了一遍。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