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你了,说,你和那只犬夜叉怎么认识的?”

“噗呲……”景倾歌没绷住笑了,他怎么也张嘴把人喊成犬夜叉了,心有灵犀咩?然后便大致简单说了和时暝认识的过程。

……

季亦承骤然眯眼,危险掠过,

“倾宝儿,你是说第一次碰见他是在我们家公寓门外。”

“是啊,他说是回国来看望朋友什么的。”

“扯淡!”季亦承磨牙,“他根本就是在等你!”

景倾歌凝了下眉,再把前后一联系起来,“好像真的是啊。”

季亦承突然心口狠狠突跳了一拍,抓着景倾歌的肩膀四下打量,

“他有没有对你做过什么?!”

景倾歌笑,

“没有啦,要是真有什么的话我早就跟你说了,放心,我没被吃豆腐,倒是人家还挺绅士的。”

森林里的娇小精灵

“就算没有你也早应该跟我说!”季亦承恨不得跳脚吼了,他一点儿都不喜欢时暝。

这个人第一次见面给他的印象就不好,如今突然现身a市,还第一个找上倾宝儿,他脑袋是被驴踢傻了才会相信那犬夜叉仅仅是单纯的想要追她。

……

“因为我觉得并不重要啊。”

因为是无关紧要的人,所以觉得没有说的必要,若是她在乎的,她一定会放在心里。

亦如他。

季亦承倏地一愣,他听懂了,下一秒就笑得满世界太阳花开了,恨不得牙龈肉都露出来,一口大白牙对着她,活脱脱一只吃到蜜糖的妖孽,圈着她腰际的手臂更紧,夹着清香的气息热烈的散落在她脸上。

景倾歌猛地一瞪眼,直接从他怀里跳出去,警告,

“注意场合,你别又乱发情啊!”

季亦承眼角抽了,他就是想好好的抱抱她,有必要跟防\/狼似的么?他再一次深深的泪了。

这日子真t\/苦逼,他很忧伤,相当的忧伤。

景倾歌拍手,

“拍卖会要开始了。”

……

宴会厅里,主持人的声音正从话筒里扩散开,宣布今晚的珠宝慈善拍卖即将开始。

贵宾们也纷纷从舞池里退出去,坐在周围已经摆列整齐的椅子上。

舞池中央缓缓升起来一立精致华丽的玻璃长柜,那是拍卖品的展示台。

季亦承和q设计师们坐在中间的位置,自然景倾歌是挨着季亦承坐,对面的中间是时代国际总裁时暝,正对着。

景倾歌忍不住吐槽,这位置坐得可巧了,瞬间有种要打擂台的强烈既视感。

→_→

……

第一件进行拍卖的珠宝是buelti的黄金钻石项链,带有浓郁的文艺复兴气质,很有艺术收藏价值,起拍价是五百万。

看到各国贵族设计师们纷纷举牌竞拍,某位景姑娘也特别激动,相较于上一次的政府晚宴,她对今晚的拍卖会期待了不止十倍。

今晚进行拍卖的都是球珠宝界最独一无二的珍品,就算不是作为珠宝设计师的身份,而只是以一个女孩的角度,也天生对这些闪闪发光的东西没办法抗拒的吧。

刚刚季亦承还特地咬耳朵交代,要是她喜欢哪件就拉拉他的手,他都给她拍下来。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