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宸的目光越过迟述,落到他身后的云泛泛身上,随后神情复杂地叫了声“慕师姐。”

这语气中带着一丝埋怨,还有一丝责怪,仿佛在责怪云泛泛不该跟迟述在一起一样。

他不明白,他有能力,而迟述现在不过是个废物而已,她为什么不选择自己,偏偏跟这种废物在一起,玷污了自己。

玉宸进来之后,迟述身上的灵气涌动得就更强烈了。

云泛泛往玉宸那边看,就看到了玉宸身上的紫色仙气在很剧烈地浮动着,玉宸也不知道是在气头上还是怎么样,居然还没有意识到这种异常。

云泛泛心中想到了一个不太可能的可能。

玉宸许的第一个愿望,是希望自己根骨变强,这样他就能够修炼仙术了。

第二个愿望是,废掉迟述的修为。

可是迟述身上的气运,却是他用法宝夺去的,也就是说,这并不是一定就会一直在他身上的。

那么,也许这些气运还能再次回到迟述身上。

女妖精就在玉宸的身体里,很够很轻易地感受到玉宸情绪起伏。

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她潜藏在玉宸的内心,不断跟他说“就算你废了他的修为,也没有用,这个人是真真正正存在于世间的,能让自己再也不用担心的,只有死人。”

阳光照进丛林清纯美女清晨逆光写真

玉宸哪里不知道这个道理。

之前只是想看迟述挣扎的模样,想到自己前世也是这样不断挣扎,他就想要把痛苦加诸于别人身上,让自己好受点。

而迟述,明显就是那个最佳人选。

还有什么比让一个强者跌下云端更让人舒服的事情?

不过现在,他已经动了杀心了。

可是现在师姐在这里,他是忌惮的。

师姐修为比他高,他就算要对迟述动手,也没办法。

看她和迟述的关系,应该不一般,她若执意要护着迟述,他也下不了手。

女妖精娇笑地说“你不会没看出来,那女人没有法术吧?”

她的话就像忽然点醒了玉宸一样。

玉宸目光紧紧地盯着云泛泛,随后忽然伸手。

云泛泛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东西吸了过去,下一秒,身体就落在了玉宸的旁边。

迟述抬手掐了一个诀,还没近玉宸的身,就被玉宸给击散了。

玉宸看也没看迟述,而是目光灼灼地看着云泛泛。

果真发现她身上半点法力都没有,而且她似乎,是只魔兽?

魔兽化形,跟主人有着莫大的关联,虽说不一定是百分百的关联,却也脱不了干系。

而面前这只长得跟慕师姐一样

玉宸哈哈大笑,随后看着迟述,说“迟述啊迟述,你也有今天,想不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吧,昔日,你是高高在上的掌门弟子,如今,你是烂泥里的废物,而我,一跃成为了掌门弟子,你是不是觉得很难过,很想杀了我?”

迟述目光清冽,站在那里不卑不亢。

他说“这个世界上,能力强,天赋高的人,有很多。”

玉宸下意识地扬起了下巴。

nbsp;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未分类